<track id="lnnjl"></track>

          <track id="lnnjl"></track>

          被小說騙了!“草船借箭”不是諸葛亮干的
          2022年11月21日 10:33 來源:揚子晚報

            “什么!草船借箭的主角竟然不是諸葛亮,而是孫權?”近日,南京大學文學院教授苗懷明發表在微信公眾號“古代小說網”上的一組文章成為了網友討論的焦點。在這組名為“《三國演義》新讀”的作品中,苗懷明列舉并分析了小說里多個“移花接木”、與正史不符的橋段,如“草船借箭”“溫酒斬華雄”“單刀會”等。不少網友大呼“被小說騙了”。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楊甜子

            “草船借箭”的主人公其實是孫權

            看過《三國演義》的讀者,一定對“草船借箭”印象深刻。在《三國演義》第四十六回中,羅貫中甚至把“孔明借箭”寫進了回目里:“用奇謀孔明借箭,獻密計黃蓋受刑”,由此可見作者在創作時的“得意程度”。因為太過“神乎其神”,加上羅貫中對于孔明借箭的描寫的確精彩,《草船借箭》的白話文版本甚至還被選入了小學語文教科書,成為了五年級小學生必須要閱讀的課文。

            但真實的“草船借箭”是啥樣?苗懷明教授翻出史書,找到了關于這一段歷史的記載:

            權乘大船來觀軍,公使弓弩亂發,箭著其船,船偏重將覆,權因回船,復以一面受箭,箭均船平,乃還。(《三國志·吳書·吳主傳第二》裴松之注引《魏略》)

            歷史上草船借箭的原型戰爭,是發生在公元213年的第一次濡須之戰。過江去“忽悠”曹操的人不是諸葛亮,而是孫權。

            “敢情這是移花接木!”一位網友驚呼,自己被小說騙了這么多年!拔覝蕚浠貭t,去翻翻歷史書了……”還有人開始為孫權“平反”:“小說里寫孫權的筆墨遠比寫劉備和曹操要少,歷史上的孫權其實是很能干的!”

            其實,這一段故事還有個著名的延伸:第一次濡須之戰魏國和吳國相持了一個多月,竟意外有了“英雄惜英雄”的互敬之感。曹操見到吳國軍容整齊,不由得感嘆“生子當如孫仲謀!笔遣皇呛芏?真的要追根溯源,這句話可是曹公的原創,辛棄疾是標準的引用哦。

            這些名篇也有“移花接木”的橋段

            苗懷明教授整理出的“移花接木”情節,遠不止“草船借箭”這一段!度龂萘x》中“溫酒斬華雄”“單刀會”等故事,也和歷史有著較大的出入!度龂萘x》第五回中,袁紹與曹操集結了十八路諸侯,共同討伐董卓,奈何董卓手下的大將華雄驍勇異常,關羽主動請纓,在溫酒未冷卻的極短時間里斬殺了華雄,從此名震諸侯。

            然而,歷史上真正斬殺了華雄的人是孫堅!度龂尽菚弧O破虜討逆傳》中記載:堅復相收兵,合戰于陽人,大破卓兵,梟其都督華雄等。

            “小霸王”孫堅的英勇,被《三國演義》的作者羅貫中“乾坤大挪移”轉移到了關羽身上。

            “孫堅本是東吳的開國人物,史書評價他‘勇摯剛毅,孤微發跡,導溫戮卓,山陵杜塞,有忠壯之烈’!泵鐟衙鞲嬖V記者,在討伐董卓的戰斗中,孫堅不僅態度堅決,拒絕了董卓的和親要求,而且驍勇善戰,功勞卓著。小說對孫堅在平定董卓之亂中的功勞顯然描寫不夠,反而將其描繪成一個為一己之利、挾玉璽私逃的小人形象。

            同樣被“換”走了英武之氣的,還有東吳名臣魯肅!度龂萘x》里關于“單刀會”的描寫,關羽自帶“主角光環”,足智多謀、能言善辯,把包括魯肅在內的江東眾將耍得團團轉。但真實的歷史里,“單刀會”是標準的魯肅主場,魯肅據理直爭,說得關羽啞口無言。但到了小說中,硬被反了過來。

            正史反倒成了“歷史冷知識”,為啥?

            在各大社交平臺上,網友們為了諸葛亮到底“借沒借箭”吵翻了天,一位專門負責發布冷知識的博主,甚至將“草船借箭”的真相,歸入了“好冷好冷的冷知識”范疇。網友“@Kting”借用當下流行的表達方式開了個玩笑,“羅貫中資深蜀國粉罷了,踩一捧一的老手了!

            為啥正史反倒成了“歷史冷知識”?苗懷明教授解釋,《三國演義》這部歷史題材的小說,如果嚴格按照史實來寫,要反映三國歷史的真實面貌,則東吳無疑應該與蜀、魏處于同樣重要的地位,占有同樣多的筆墨和分量。但是在作品中,作者并未如此照實描寫,而是進行了一定程度的藝術加工,采用了“擁劉反曹”的二元對立結構方式,將曹、劉兩方的爭斗作為全書的主要線索,在全書中東吳所占的篇幅要遠遠小于其它兩方。這一藝術創作模式與三國鼎立的歷史格局無疑形成了巨大的錯位和反差。

            “因為要作陪襯,而且為正、反兩方作陪襯,就必然會造成對東吳一方描寫不充分或一定程度的歪曲。從《三國演義》一書的具體描寫看,確實出現了這種情況。這樣的寫法對全書造成了傷害,其中的經驗和教訓確實是值得深思的!泵鐟衙髡f,從創作的角度來看,作者有權根據表達的需要對史實進行重塑乃至虛構。但古代小說除了審美外,還兼具傳播歷史知識的功能,會影響讀者的歷史觀及對歷史人物的印象。作者在創作時,應該考慮這一因素。

            “其實,這些缺陷不僅僅存在于《三國演義》中,而是有著相當的共性,而且這些缺陷也并不妨礙《三國演義》在中國小說史上的重要地位!泵鐟衙餮a充,“這并非是站在現代人的立場去苛求古人,或標新立異,以嘩眾取寵,不過是想通過對《三國演義》的重新解讀,探討中國古代小說創作中的一些規律!

          編輯:陳少婷
          少妇房东下边好紧

              <track id="lnnjl"></track>

                  <track id="lnnjl"></track>